花栖厝

玩儿第五的时候,我是佣兵,其中一个队友是园丁。我入第五没多久,玩了一段时间的自定义。因为我不太敢打匹配,担心我萌新给大家拖后腿。但昨天有朋友和我组队,我打了挺多场匹配。

其中一把队友是一位园丁,我是佣兵。一开始我们相遇一起修电机,后来她被绑到椅子上了我去救她,她跟着我跑到角落里时我帮她治疗,然后又一起修电机。

这时她发了一句“谢谢你”。我当时就、受到暴击…!!!!!这个园丁超可爱der!!!!…不过赛后没来得及加她、稍微有点可惜。

真的是非常可爱的园丁小姐。因为我本身并不是特别厉害的佣兵,所以她的一句谢谢你在我看来弥足珍贵。

一个梦。
仅仅是一个梦,就不打tag了。

我有睡午觉的习惯,而且是闹钟也不一定能叫醒的类型。今天下午定了五个闹钟,就陷入睡梦中。

那还是拂晓时分,头顶天空的深蓝色和极远处的藤黄的交界线上泛着灰色。烟雨迷离的小巷是我从未到达过的地方,也只能出现在梦里了。

空气中浸透着静谧,一些墨绿的青苔粘在墙角,我不记得是何缘故,被两位女性带到小巷角落,我记不清她们的面容,但能感到非常强的压迫感,以至于被亲吻时我都带着莫名的抗拒。她们捧住我的脸颊抚摸我,我能清楚的感受柔软但冰冷的唇瓣在我唇角游走。

角落里的阴冷感愈发强烈,身体后倾,手肘往后挣扎,想要逃离此处,但却无所适从。我感到身临淬火之境,身心体会到如履薄冰的紧绷感。渐渐加深的窒息感在我的胸腔处蔓延开来,如被潮水蔓延,让我的呼吸不畅。

救救我,我这么想着。

我现在面对的并非潮湿的吻,而是身临一潭深水。
我没有听到闹钟铃声,但是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握住了我的手腕,一把将我从小巷中、从溺水的状态中拽了出来。

我定睛,看到了一小截绑着绷带的手臂;我抬头,看到他也回头看着我,他在笑,鸢色的眼睛却不带什么笑意,我甚至看到他眼底的阴翳。驼色的风衣被风吹拂起来,他握紧了我的手腕,带着我往前走。

太阳出来了。
我轻轻唤他,太宰先生。

└刀剑乱舞┐ 那个名叫夏目的少年.05

*注.本篇为刀剑乱舞×夏目友人帐.
*中短篇,温暖日常风.
*OOC有,私设有,不喜勿入.

*
“…呐呐,大将。”跟在夏目身边的信浓问出了其他短刀的疑问: “莫非大将您…能看到妖怪吗?毕竟那种东西似乎只有笑面先生等一行才能看得见呢。”

“…我…”夏目突然间不知如何解释,只是握紧双拳又松开,压抑下紧促的呼吸后试图蒙混过关。

“……”
“抱歉啊,大将,我们并没有为难您的意思。”一旁的药研推了推眼睛,有些抱歉的笑了笑。

“是、是的…那个,很抱歉…因为缠着主人陪我们玩游戏所以…所以才让主人遇到那种事。十分抱歉…!”抱紧小老虎的五虎退苍白着一张脸紧紧咬住下唇,发红的眼角带着摇摇欲坠的泪珠,似乎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似的。夏目一愣,随即半蹲下身来轻轻抚摸五虎腿那软乎乎的奶白色头发,露出了温温和和笑容:“没关系的,腿,不要哭,我已经习惯这种事情了…而且,说实话,我很开心能够和你们一起玩游戏。”

“…主殿。”不知何时赶来的一期带着些忧虑的表情,微微躬身,“很抱歉,我家弟弟们给您添麻烦了。”

“不,完全不要紧的…。”见兄长道歉,其他短刀们也你一言我一语的表示歉意。从未遇到这种情况的夏目一时慌了神,但很快舒缓了无措的眉眼,笑了笑说,“不怪你们,这是我自己的问题…而且,和你们在一起玩,我真的很开心。”毕竟这样的游戏在我小时候都是不能够尽兴玩耍的啊…。

“…您不介意就太好了,而且这也不能算是您的问题…”一期似乎是回想起什么似的,有些欲言又止,想了想措辞后认真的说道,“主殿,以后不论遇到什么麻烦,我等必全力以赴的帮助您。”

“…好的。谢谢你们。”夏目屈指轻轻磨损脸颊,原本有些缓和下来的气氛又因一期的话语而变得严肃起来,让夏目彻底不知如何是好。

“好了,主殿,请随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烛台切还有大家已经在等着您了。”

*
在烛台切做的美味可口的午饭的安抚之下,夏目原本慌乱的心平静下来。午后和煦温暖的风将窗前系着的风铃吹拂,洒落一片清脆的声响。

“啊,茶梗竖起来了呢。”

夏目收回飘忽的思绪,将视线移到坐在一旁的莺丸身上。莺丸看着清香茶面,弯起唇角露出一抹浅笑,带着柔和的气息,“这可是好运的迹象哦。”

“啊…是这样啊。”指腹轻轻磨损精致的茶杯杯壁,夏目跟着扯起一抹苍白的笑容。…完蛋了,刚来这里就暴露…他们肯定也有所怀疑了吧。应该和他们坦白比较好?…可是这样会让他们担心吧,更糟糕的是这或许也会牵连他们,给这原本平和的本丸带来灾祸也说不定——

“主殿。”莺丸轻抿了口茶水,视线不偏不倚的撞入夏目的眼底。他的嗓音本来就足够柔和,或许是阅过无数历史后的沉淀,他的话语有着让夏目安定下来的力量,“无需顾及太多。既然你是我们现在的主人,我们就会信任你,所以也请你相信着我们。”

“是呢。”话音刚落,抱着手臂的笑面青江从柱子后面显现出来,他的嘴角依旧挂着若有若无的神秘笑容,缓缓踱步到夏目身边:“说来,我是这个本丸的第一把胁差,也是来的比较早的刀剑了。今天的事情倒是让我想起了我的前代主人…也就是您的外婆,她在接手这个本丸时也招惹过不少麻烦呢。”

“…十分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这一番话无疑让夏目耸拉下肩膀,双手捧着茶杯至于膝上,一脸黑线的僵笑着。

“呵呵呵…那些事情我多少了解一些,毕竟我可是斩杀过妖怪的刀,还是能看得见一些的。虽然前主人是独立强势又不服输的人,偶尔有些迷糊记性差,但确确实实在乎着我们本丸刀剑的感受,是个温柔的人呢。”

“……”是啊,他虽然对祖母的了解少之又少,但自从接手友人帐之后便能从梦中或是其他妖怪的回忆中了解玲子这位强大的女性。按照笑面青江的说法来看,这个本丸里的刀剑多多少少都会了解到玲子的特别之处…吗。但要他亲口说出来,还是有些顾忌。

“你们在聊什么呢…嗝。”在夏目有所犹豫之时,猫咪老师踏着小短腿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还不忘打了个令人难以忽视的响嗝。

“猫、咪、老、师!”夏目顿时黑了脸,压低声音竟生出几分低气压:“你跑去哪里了,刚刚我可是遇到了…呃!难道你又去偷吃了吗?你这个肥汤圆猫!”

“你说什么…!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鬼,”猫咪老师以后退支撑着圆滚滚的身体,一只前爪掐着腰,另一只小爪子晃了晃,“我出去巡视了一下这座本丸所处的环境,在这周围布下保护罩…你居然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可恶的夏目!”

“可是看你这模样一定是去哪里偷吃了吧!”

“嘛,嘛…这个…”猫咪老师顿时放下两只前爪,趴在地上缩成一团,有些汗颜,“毕竟巡视完毕就饿了嘛…”

“…喔——很可疑啊。”

“你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啊,臭小子!!还有你在这里吃过午饭有提前告知塔子阿姨吗?她一定会很担心你的!!”

……
“糟糕,我忘了…!!”夏目如梦初醒,顾不得什么礼仪便将茶水一饮而尽,向莺丸他们道谢并解释一番后便揪着猫咪老师的后颈飞奔出门,完全无视猫咪老师扑腾的小短腿与抗拒之音。

“哎呀呀,这还真是…”看着少年慌慌张张的身影,莺丸露出了似乎是无奈的笑容,“也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呢,似乎和玲子有着共性…”

“那还真是有趣。”髭切整理了下衣领又抚平衣角褶皱,从阴影处走出来之后望着夏目离去的足迹,“之前的事情我们听笑面说过了,大体情况我们也掌握的差不多。”

“如何?是令人放心的孩子吗。”

“…嘛,三日月那边倒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不过他一直如此…”
“初步来看,算是合格吧…而且藤四郎家的孩子们倒是挺喜欢的。”

*

距离再次拜访本丸也过去一个多星期了,回到现世的夏目的生活再次步入正常轨迹,这一度让他怀疑之前的经历不过是一场梦境,但时常前来报信的狐之助提醒他并非如此。

林中新叶酝酿幽静,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淡黄色如蜂蜜般的阳光透过枝桠间的空隙,将叶间织下的蜘蛛网照耀的闪闪发亮。

“嗯?那个是…”夏目走进,才看清那蛛网上竟困住一只青蛙。并没有多想,夏目抬起手,两指张合便剪断了蛛丝,看着青蛙回到自然。

“……!”

└刀剑乱舞┐ 那个名叫夏目的少年

……我回来了。
高考结束了,意外的还算顺利,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这几天在学车,补觉,躺着坐着站着玩儿,破玩儿手机…就是各种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然后这天我点开LOF时猛然想起我是不是还有坑没填,就…慌脏。

如果还有人等着的话,我、我这几天就更新…。总之十分抱歉🙏🙏🙏🙏🙏

[乙女向]因为有皮肤饥渴症啊.[雷/安/卡/瑞]




第一次写凹凸的乙女向,有不足之处还请多包涵。

…做成图片发上来了,在敏感线的边缘几近崩溃(?)

↑放心,不是车✨

——总之,请多指教啦。

苍蝇搓手.jpg

└刀剑乱舞┐ 那个名叫夏目的少年.04


*注.本篇为刀剑乱舞×夏目友人帐.
*中短篇,温暖日常风.
*OOC有,私设有,不喜勿入.

“退君,该起床了。”

清晨的阳光温温和和的,越过日式和门照耀到深蓝色的被子上.五虎退将自己严严实实的裹在被子里,只露出毛绒绒的小半个脑袋.夏目此时颇有些不知所措的跪在床铺上,倾身悄悄凑近过去,心里别扭了一阵儿,才开口试探性的唤道小老虎的名字.

这是夏目成为「审神者」的一个星期后.毕竟夏目与现世有更多的联系,在现世有着学业,朋友,家人…以及他可以回去、呆在那里的家.自然他只是在双休日或空闲时才过来探望他们是否平安无事.

夏目本就是一副温温和和的性子,又很好说话的样子,再加上这是前任审神者——玲子的外孙,众多刀男对他的疑心便少了些.短刀们更是喜欢缠着夏目,想要听他讲讲故事.顺带一提,被髭切无意中说出口的“喔,审神者大人超厉害的,那么大的妖怪都能听从于呢…”这句话,让本丸里的刀剑男士们都知道了夏目辛苦隐藏着的他能看到妖怪的秘密.

实际上,即便是他不说,刀剑男士们也有所察觉——夏目所注入的并非单纯的灵力,与其说为灵力,不如称之为妖力,但意外的是,这股妖力又充满着灵性,十分单纯。

“这样可不行,主君,这样叫不醒小退的哟!”乱藤四郎从夏目身后突然冒出来,双手背在身后带着一副明媚笑靥.

“是啊,大将。”药研推了推眼睛,向前走去一把掀开了五虎退的被子:“我来给您做示范吧!”接着又开始扒床单。

“……”←这是一脸服气的夏目。

然后夏目看到,五虎退哼哼唧唧的缓缓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显然一副还未睡醒的模样。刚刚睁开眼睛,便看到了夏目有些赧然的摸了摸脸颊。

“噫…!!主、主公大人…!!”←这是一脸惊慌加害羞了的五虎退。

“哈哈,小退可是我们兄弟中最赖床的一个噢!要想叫醒他就必须扯掉他的床单呢!”乱藤四郎在一旁笑嘻嘻的解释道。

“这样…。”夏目明白后笑了笑:“那么,退君快些洗漱吃早餐去吧。”

“要快点哦!主君可是答应过我们要和我们一起玩捉迷藏呢!”

“真的吗…!好、好的我马上就去…!!!”

然后夏目就见识到了短刀的机动如何强悍.。

吃完早饭后,夏目被小短刀们围住,在进行猜拳后决定了由今剑当“鬼”。

“说来,今天怎么没见到那只小猫咪?”正寻找藏身之处的夏目在拐角处遇到了笑面青江,笑面青江抱着胳膊倚着柱子,语气颇有些漫不经心.

“猫咪老师啊…说不定又去哪里喝酒鬼混了。”夏目有些无奈的回答后便说了一句“失陪了”后跑向仓库处。

本丸很大,自然是有很多躲藏之处。但在有限的时间里找到可靠的藏身之处,对于初来本丸的夏目而言可并非简单之事。而且看着短刀的机动与侦查,当“鬼”的那一方在他们看来也是很容易的。

此时离夏目最近的地方便是仓库,他推开落有灰尘的门,嘴角蔓延上一个温煦弧度。因为他未曾感受过与这么多人一起玩游戏的感觉,即便对于现在十六七岁的少年而言,捉迷藏实在是小孩子的游戏,也让夏目感到十分开心。

“这么多箱子啊,难道都是玲子之前留下来的吗?”夏目一脚越过一个箱子,有些好奇的四处张望着……

“找到你了、找到你了…!!!”

细小的尖锐的声音突然从不知名的角落里响起.

“夏目!把友人帐交给我…!!”

随着这细小的声音在耳边放大,身后仓库的门突然有关闭之势,最终停留于一个虚掩着的程度,堪堪射进几分光。

夏目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额前细碎的刘海也被冷汗打湿。他喉头微动,下意识伸手护住腰间盛有友人帐的腰间包。侧耳细细听着声音来源。

——找到了!

夏目得知声源后猛一侧头,就被一双白森森的只剩下骨头的手狠狠握住了脖子。夏目扬起下颌长大了嘴巴,颇有些艰难的呼吸着。他努力平复下心情,打量着面前容貌可怕的妖怪—左半边脸的脸皮被剥夺,骨架上附着的黏糊糊的肉带着血丝,一双大眼睛带着充血的杀意。

“快…放、手…!”

猫咪老师、这个时候跑到哪里去了啊!?夏目忍不住在心里抱怨了起来,但脖颈上加大的力度让他无暇顾及太多。他咬紧牙关握紧右拳狠狠的揍向妖怪右半边脸的眼上:“不是让你放手了吗…!!?”

趁着妖怪被松开他的间隙,他也来不及顾得身体状况,变推开仓库门逃跑。

“哎——大将,马上就要到时间了,您要去哪里?”信浓从草丛处探出头来轻声提醒道。

只是夏目来不及回答他,只是一味的想要甩掉那个妖怪。

太大意了。夏目皱紧眉头。按理说,玲子设的结界应该是非常强的,这个本丸应该不会有妖魔鬼怪侵扰才对——

莫非,是他们的到来注入了新的力量,打破了原本就支撑不了多久的结界?

意识到这点的夏目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订到树干上。

“噗咳…!”巨大的冲击让他现在都有些脑袋发蒙,还没等他做出反抗,刀起刀落,妖怪就被谁一刀劈了下去。

“哦呀哦呀,还真是个容易被缠住的麻烦的孩子呢,主殿。”

笑面青江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的笑容,眸底却泛着凛冽的光——只是这光在看到夏目时便柔和下去。他甩去刀上乌黑的血迹,形态优雅的将刀手于刀鞘。

夏目显然未从这场慌乱中闪过神,不禁因为被妖怪追赶的原因,更因为他第一次亲眼看到刀剑男士们战斗的姿态——哪怕只有一瞬。

“大将!没事吧!”
“主君…还好吗?”
“真是吓死我了,主君没事吧?”

随后赶来的短刀们的你一言我一语稍稍平复了夏目的心情,只是他的脸依旧是苍白毫无血色,唇角扯出的笑容也带着勉强。

“我看到大将慌乱的跑走就觉得事情不太对,并且我能感受到不好的气息以及大将的慌乱…于是就去找了笑面先生。”

信浓和后藤弓下腰一左一右的把夏目扶起来后,信浓这样笑了。

“还好我叫的比较及时呢!如果大将受伤了的话,兄弟们会很自责的!”












└刀剑乱舞┐ 那个名叫夏目的少年.03

*注.本篇为刀剑乱舞×夏目友人帐.
*中短篇,温暖日常风.
*OOC有,私设有,不喜勿入.

陆陆续续的给其他刀剑男士手入后,夏目便有了些倦意。或许是一次性注入的灵力过多,哪怕是夏目也会觉得有点儿吃力。


“笨蛋!滥好人!让你多管闲事!”


夏目有气无力的趴在地板上——就在刚刚他为其他人手入时,五虎退和其他短刃就空出一个房间并简单布置了下。此时夏目就趴在他的房间里,半张脸埋在臂弯,垂着眼眸享受越过门照耀进来的温暖阳光。明明如此美好的休息时间,夏目就任由猫咪老师在他背上上蹿下跳。


“出了什么事我可不管你!!”
“猫咪老师你不是我的保镖吗,怎么能这么不尽职。”


夏目在此休息了会儿,感觉恢复了体力后便站起身来。猫咪老师抖了抖耳朵,三两下蹦跶到夏目的肩膀上,同他一起出去了。


“啊,夏目大人。”


漫步于长廊,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夏目停下脚步转了身:“你是…药研?有什么事吗?”


“本丸里的所有刀剑男士都聚在大厅了,请您同我前往那里与大家认识下吧。”


所有人都在…吗。这不禁让夏目紧张起来了。但他还是点了点头,跟在药研身后,来到了大厅。

日式和门被拉开,所有刀剑男士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或是正襟危坐,或是漫不经心,或是事不关己…


夏目站到主座后拖开椅子坐下,狐之助正蹲坐在桌子中央,黑溜溜的小眼睛转了一圈后,说道:“如你所见,这座本丸原来的审神者不会再回来了。时隔多年,这对你们而言可能是很短的一段时间,对于人类而言,她或许早已苍老,已不再记得你们…”


突然让一个陌生人来代理他们本丸,或许对于些衷心的刀剑而言是很难接受的。夏目有些不安,但意外的是这个本丸里的刀剑男士反应平淡,并没有做出抵触。


“所以现在,由这位夏目作为代理审神者,来协助你们。”


安静。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在片刻沉默后,狐之助有些不自在的清咳两声缓解尴尬,交代了下必要事务后便离去了。


“哼,那只可恶的臭狐狸,真是会使唤人。”猫咪老师倒了杯清酒喝着,两只小短腿盘在一起的模样看起来十分滑稽。


“猫、猫说话了…!”秋田一愣,往坐在他身旁的鲶尾凑了过去。


“猫咪老师!”夏目一惊,赶紧将猫咪老师抱在怀里,对在坐众人报以歉意的微笑: “…抱歉。我是夏目,叫我名字就好了。”


“…我从小时起就会看到奇怪的东西,那些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恐怕就是被称为妖怪之类的东西吧。………”

“……就是这样。”夏目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后,又在药研的介绍下认识了剩下几十位刀剑男士。夏目不由得屏住呼吸,等待着他们的反应。


“说来啊——难道没有人觉得,夏目大人和第一位审神者长相很相似吗?”清光撑着下巴,漫不经心的眯了眯殷红的眼眸,像极了一只慵懒高贵的猫。


“呀呀——说来…”一只不同于狐之助的小狐狸凑上前来嗅了嗅夏目身上的气息,顿了顿开口道:“不禁长的相似,连气息都很像呢。”


夏目心里一惊:“…请问,我可以知道你们第一任审神者的名字吗?”


“我们没有问她的姓,只知道她的名。”


“铃子,她让我们称呼她为——铃子。”

[全职高手]话唠,挺好的。

*微周黄。

*戏改。



          -“黄少天…?”



当周泽楷被人问及自己与他的关系如何时,不由得微怔,唇瓣微抿浅色眸子沉了下来,似是认真的思考,气氛便在一定的时间内沉默着凝固起来了。



说来,刚开始时周泽楷和黄少天并不是很熟。唯一的交集大概是每天在一定时间段内承受他小窗各种“pkpkpkpkpk”的刷屏。周泽楷只是安静片刻后飞快地回给他两个字。



——“有事。”或者“没空。”



起初黄少天还会用“前辈”这个身份来压迫周泽楷,而周泽楷也仅仅是抬手揉了揉头发有些困扰的笑了笑,便应了战。三番两次下来,他也渐渐学会拒绝了黄少天的邀请,可黄少天似乎还没有放弃,直到后来他要求“pk”的刷屏也没有少,只是穿插了其他话题。他似乎不经意间就谈起了其他话题。



黄少天会兴致冲冲的谈起在空间里看到的小奶猫的图片,也会谈起睡觉有没有抱抱枕的习惯,还会问起喜欢的食物口味。



黄少天的话还是那么多那么热情,隔着屏幕仿佛都能看到他唇齿翕辟之间无意露出的小虎牙,唇畔弧度上扬时偶然露出的清浅梨涡,还有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眉宇间全然溢满了青年的活力。以至于周泽楷也忍不住对他那些文字感兴趣起来。



周泽楷,话不多,不善言谈。这类评价周泽楷也听过很多,无法否认他们口中所说的——比起言语,他更擅长以行动表明自己。但无法避免的是周泽楷也十分渴望能够与他们畅谈,而黄少天恰好是属于能够耐心等他回复并迅速找到话题的人。



/
-“说起来我就想起来今天在QQ空间里看到的那只小猫,小周瞧见没?那小奶猫眼睛水水的。”

-“嗯,看到了。”

-“是不是特别可爱!你说现在小动物都这么蠢萌蠢萌的吗?上次我看到一只乌龟跑的贼快,而且伸脑袋的时候,莫名的喜感,真是笑死我了,小周有喜欢的动物吗?”

-“嗯…都还好。”
/



即便是这样简单又枯燥的回复,仿佛黄少天也能够抓住字眼儿继续延伸话题。



是了,和黄少天聊天对周泽楷而言,是一件开心的事也说不定。



周泽楷十指惯性相叠堪堪抵着下颌,在脑海中将零碎词汇组成句子。几个看似简单的字儿在舌尖转了两转,斟酌片刻才缓缓开口,唇边带上温温和和的笑意。



          -“他话是多。”

          -“嗯…挺好的。”

└刀剑乱舞┐ 那个名叫夏目的少年.02


*注.本篇为刀剑乱舞×夏目友人帐.
*中短篇,温暖日常风.
*OOC有,私设有,不喜勿入.


      “我知道了,我会帮忙的。只不过,手入是...?”
     

      夏目看着猫咪老师慢悠悠的挪着步子走到其中一位男性身边轻轻嗅了嗅,随即扭过头来回到夏目身边。

     
      “...这个,请您跟着我的步骤走吧。”
     

      “好的。”
     

      夏目跪坐在软垫上,接过药研递过来的刀剑。他左手紧握刀柄,垂下眸来细细打量手中这把刀。刀身上布满了令人触目惊心的裂痕,边缘处也有了清晰的磨损。夏目接过丁子油,在药研的指引下试着注入自己的意念与所谓的灵力,与此同时加快了手上的修复动作。虽说不过熟练,但还算是勉强过关。
     

      “呼、终于全部都修完了啊...!”放下最后一把刀时夏目活动了下有些酸痛的手腕,还没抬头去看那些完好如初的扶桑神们便在他们的目光下打起了怵。
     

      “看来各位大人是没事了。”药研推了推眼睛,仿佛洞察到夏目稍显局促的内心,便开口打破了这有些诡异的气氛,“一期哥,这位是狐之助带来的审神者,暂时打理此处。”
     

      “暂时...?”一期一振不着痕迹的轻轻蹙眉随即又舒展开来,蜜色眼眸里一派平静,仿佛盛满了清晨如蜂蜜般晶亮的阳光。他站起身来,脊背挺的笔直,恭恭敬敬的朝夏目行了个礼:“原来如此,真是多谢您了,审神者大人。我名一期一振,是粟田口吉光打造的唯一一把太刀,藤四郎们是我的弟弟,还请您多多关照。”
     

      “不用叫我大人啊,我叫夏目贵志,你们叫我夏目就可以了。”被多次称呼为大人的夏目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颊,略一弯眸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我这边才是,请您多多关照了。”
     

      “还真是...随随便便就把名字说出来了呢。”坐在角落里一身纯白色的付丧神带着几分笑意开口,夏目寻声望了过去,便看到对方狡黠的眨了眨金色的眼睛露出了如孩童般恶作剧的笑容:“看样子,这是真名吧?”
     

      “......是的。”
     

      “....哈,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狐之助难道没有告诉你,不要轻易的把名字告诉付丧神吗?”
     

      “.....”夏目的呼吸一滞,狐之助的确没有告诉他这一点。他迅速的平静下来,看向同自己搭话的那位付丧神,昏暗室内仅余从半掩着的门透过来的几分光亮,那人下颌到脖颈的线条在变幻光影下一览无余。夏目顿了顿,斟酌着如何开口:“请问,告诉你们真名的话,会怎么样?”
     

      “会被神隐哦,说不定你会被我们其中的那个人带走,从此你就与现世绝缘了。”
     

      “......!还请不要......”
     

      未等夏目把话说完,猫咪老师往前跃了一步挡在夏目身前。它抓了抓猫须后眯起了眼睛:“我劝你们不要这么做,这家伙的灵力足够强大,可不是能被你们随便神隐的,何况——他是我的猎物!”
     

      “猫咪老师......”听到这话,夏目才放下了心。是啊,他的生活不会被所谓的付丧神干扰,因为现世还有他重要的家人, 朋友以及那近在眼前的未来等待着他。
     

      “哦呀哦呀...”另一位付丧神开口道:“还真是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嗯?”猫咪老师和夏目一同望向开口说话的人,之间他半张脸被长长的额发挡住,只留下一直眸子带着笑意打量着夏目他们。笑面青江单手称下下巴,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夏目君身边跟着的那只猫,恐怕是妖吧?”

     
      “什么?你小子能够感知出来,还不赖嘛。”猫咪老师晃了晃尾巴,对于身份被戳穿的事实并不感到慌张:“所以呢?”
     

      “呵呵呵呵......毕竟我也是斩杀过女鬼的,这点儿程度.....”笑面青江低了低头,拿起本体的刀剑站了起来,笑着看向猫咪老师:“要和我试试吗?”
     

      “......哼。”猫咪老师压低了身子,随即在一声巨响中变成了自己原本的真实模样。由于收到房屋的限制,他也只是弓起了脊背,屈起四肢将夏目包围起来后,萤绿色双眸里迸发出杀意:“虽说刀不能吃,但我可以弄碎你,所以你不妨和我试试!”
     

      “猫咪老师!”夏目开口试图阻止。
     

      “喔,这真的很神奇啊。”
      “兄长!”
     

      又是两道陌生的声音。
     

      夏目转过头,看见倚着门框一脸新奇的表情看过来的付丧神。
     

      “巧了,我曾砍掉过茨木童子的一只胳膊...也想试试看呢,能不能砍掉这只狗狗的。”
      “兄长...!”
     

      “停下吧,这场闹剧唷。”就在这紧张气氛一触即发之时,温润又有些低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小乌丸站起身来,目光平静的扫视屋内众人:“吾辈的孩子哟,现在可不是吵闹的时候啊。”
     

      “言之有理。”三日月在一旁,微微笑着附和。
     

      既然两位地位较高的人都开口了,他们还能说些什么呢?何况一开始也不过是试探而已,笑面青江也并非想把事儿闹大。只是髭切这家伙,突然来掺和一脚..。
     

      “收手吧,猫咪老师。”
     

      斑看了夏目一眼,后幻化成原本的招财猫形象。
     
      “啊、出现了...刚刚的那只猫咪!”五虎退在一旁抱着小老虎小声说道,刚刚那剑拔弩张的气氛可把他吓得不轻,此时额头上还覆着一层薄薄的汗。他说话的声音虽小,却还是被夏目听了个一清二楚。
     

      “诶?”夏目侧过身来低头看向那个乖乖巧巧的小男孩:“你们刚刚没有看到猫咪老师吗?”
     

      “啊...并没有。”五虎退带有些歉意的说道:“实际上,只能勉强看到个影子,刚刚的强风什么的,也有感受到哦。”
     

      “看来...”髭切摸了摸下巴,又笑眯眯的看向数珠丸,仿佛刚刚那紧张的气氛完全不存在一样:“哟,数珠丸,你有看到刚刚那只大狗狗吗?”
     

      名为数珠丸的付丧神点了点头。
     

      “弟弟丸呢?也能看到吧?”
     

      “是的,兄长。”
     

      “果然。”笑面青江点了点头:“看来只有这些神刀,或者是与妖魔鬼怪有过交集的刀才能看到呢。”
     

      “无妨。”三日月拂袖,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这并不妨碍我们与审神者的交流。”
     

      “所以,劝你们不要动歪心思了,何况夏目还没和那只臭狐狸签订契约呢!”猫咪老师站起来两只小爪子叉着腰看起来厉害极了,它挥了挥小爪子:“他可是我的猎物!是我的!”
     

      “真是的,猫咪老师...”夏目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俯下身来双手举起那只很有分量的小猫将它抱在了怀里,随后又朝屋内的各位鞠了一躬:“总之,十分抱歉,刚刚我家的蠢猫做出了失礼的举动。”
     

      “你说什么——夏目你这个蠢货!笨蛋!”
     

      “哈哈哈,无妨无妨...小猫咪也不过是护主心切。”三日月依旧笑着说道。
      “人类之子啊,能够有如此忠心的宠物相随,你大概也是值得信赖的人类吧。”小乌丸抿了抿唇。

     
       “什么!?我才不是宠物!我是他的保镖!这小子才是我的仆人…噗!”猫咪老师得到了夏目的友情破颜拳。

      “所以说,刚刚到底看到了什么啊?鹤可是睁大了眼睛也还是什么都没看到,连惊吓都没有了,真没劲。”

     
      “啊。”药研愣了愣,随即看向夏目:“忘记介绍他们了,方才说话的三人依次是三日月宗近,小乌丸,鹤丸国永。”
     

      “笑面青江,数珠丸恒次,以及那两位从刚开始就没说过话的山姥切国广,大俱利伽罗还有江雪左文字。”
     

      “唔...。”夏目贵志皱了皱眉,四周环视了一下尚且能够对号入座,于是他舒了口气看向药研:“我明白了,多谢你了。”
     

      “那么,髭切殿下突然到来此处,为了何事?”
     

      “是烛台切哦,他感到了灵力波动便拜托我过来看一看,果不其然,你们都好了呢。”
     

      鹤丸国永站起身来拍了拍灰尘,然后像想到什么似的抬头看向髭切:“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今天应该是你的马当番吧?”
     

      “嗯?那种东西我不记得哦?只是被烛台切拜托过来看看情况呢。”
     

      “......”众刃表示,我还能说什么呢.jpg

└刀剑乱舞┐ 那个名叫夏目的少年.01


 
*注.本篇为刀剑乱舞×夏目友人帐.
*中短篇,温暖日常风.
*OOC有,私设有,不喜勿入.

      夏目贵志感觉自己最近似乎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缠上了,而这大概并非是错觉。

     
      要说这其中的因果,要追溯到一个周前。一如往常在小树林里被妖怪追着跑的夏目好不容易甩掉了那只无脸怪,却又被脚下不知名的物体绊倒在地。

     
      “什、什么啊,原来是狐狸吗?”

     
      待他定睛一看,才缓缓松了口气脱力一般的坐在地上,随后便注意到那只狐狸的前爪被夹子夹住了。
     

      “啊,请等一下,我马上就放你出来。”

     
      那只狐狸的耳朵抖了抖,在夏目凑近时又动了动湿润的小鼻子轻轻嗅了嗅,随后便安定下来,只是那黑溜溜的小眼睛转了两转,不知道是想了些什么。

     
      “您能看到我吗?”

     
      “嗯?”

     
       夏目一愣,低头看向那只狐狸。狐狸能开口说话的话就代表着......

     
      “你是妖怪吗?”

     
      “不,在下狐之助,姑且算是时之政府派去辅助审神者的助手。”

     
      “审神者..?”

     
      “呀,您能看到我,却不知道这个吗?”狐之助眯着眼睛舔了舔被解救出来的爪子,随后又不紧不慢的晃了晃尾巴。

     
      “......我的确是不清楚。”夏目的动作顿了顿,后不着痕迹的眯起眼睛警惕起来。

     
      “审神者就是——”

     
      “Natsume——”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从不远处的草丛中跳出一直猫直直的扑向夏目。三色花猫似乎是非常生气的举起软乎乎的小爪子狠狠的向名为“Natsume”的少年发起进攻。

     
      “傻货!一不留神你又不见了!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还说我呢猫咪老师!你有好好履行身为‘保镖’的职责吗!?”

     
      “哼哼..我只是...等等,”猫咪老师用爪子推了推夏目的脸,“这个奇怪的生物是什么?”

     
      “在下狐之助,姑且算是时之政府派去辅助审神者的助手。”狐之助认真的重复了一遍,然后抬起头来仔细的瞧这夏目:“原来您就是夏目大人,我听这一带的妖怪提起过您。您身上似乎有非常强大的灵力。”
     

      “是吗。”

     
      “如此,在下有一事相求......”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塔子阿姨拿着锅铲前来迎接,微微笑着的模样在夕阳下看起来更加温柔了。

     
      看到这样的笑容,夏目嘴角边的弧度更加柔和。他轻轻点了点头做出回应后就走上二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哇啊!狐之助你怎么在这里!”

     
      .......

      盘腿坐在自己房间里的少年微微蹙眉,满脸无奈之情的瞧着端正的坐在自己面前的小狐狸。哦,这当然不是曾与夏目邂逅过的那只可爱的小狐狸。这么一想...似乎是有一段时间没见到那个家伙了呢。
          
          
           “夏目大人,夏目大人...!”

          
           等夏目回过神儿,眼前那只狐狸已经踱着步子来到他身前,一直前爪搭在他膝盖上稍稍凑了过来。
          

           “啊...抱歉,”夏目低头看着它,“稍稍走神儿了。”
          

           “关于那件事,您考虑的怎么样?”

          
           夏目想起了那天狐之助详细的给他解释了本丸,付丧神,时间溯行军与审神者。只不过......这听起来比妖怪还要玄幻。

       “我没有义务去帮你吧?”

       “可是…那个本丸,或许只有您这样拥有强大灵力的人才能接手了啊!”

          
           他叹了口气,这些天狐之助都会过来拜访,有时脸上不时地流露出焦躁的神情。夏目抬起手来揉了揉自己脑侧的头发,经过多天的心理斗争与狐之助的软磨硬泡,他才点了点头。

          
           “先带我去看看那里吧,不过要先等猫咪老师回来。”

          
           “…还有。事先说好,我不会马上和你签订契约的。”

          ………………

          “话说,真的是这里吗?”

          
           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透过天空中布满的层层乌云像清泉一样缓缓的沉淀下来,那晶亮的淡黄色在这稍显沉闷的空气下看起来温柔极了,连带着石阶两旁的枯萎的树木都带上几分生机。

                 
           “蠢货,又去多管闲事。”

           猫咪老师转过头来快跑两步绕道夏目身后,随后来了一个信仰之跃跳上他的肩膀处,两只小爪子紧紧抓住夏目的衣服,那双显得有些喜感的弯弯眼也眯了起来。

           夏目抬头四处打量了下,入眼可见的是长满青苔的石阶,与两旁被破坏了的或是枯萎了的树木。他叹了口气,从刚刚开始胸口就有些闷闷的——但他却没有感受到丝毫妖怪的气息。

          
           也不知是走了多久,在狐之助引领下终于是来到了落座于丛林深处的大宅门前。红木雕刻成的大门也有了些年份,夏目伸手试着推了推那扇大门,随着他的动作落下了些许灰尘。
          
          
           “哼,还真是个破旧的地方。”
          
          
           “猫咪老师...”
          
          
           正当夏目刚想开口说什么之际,大门不知何时被人打开了。夏目稍稍睁大了眼睛,仿佛是即将看到妖怪般紧张的心情。
          
          
           “诶,人类...?”
          
          
           探出头来的小小少年看清来人后身子往后缩了缩,抱紧怀中的小老虎抬头看向夏目:“您,您是...?”
          
          
           “您好,我是...”
          
          
           还没等夏目说完,狐之助率先走向前走:“五虎退阁下,这位是新来的实习审神者,暂时打理此处。”
          
          
           “啊...是,是这样吗..”那名为五虎退的小小少年顿了一下,不由得低下了头,额前有些长的刘海稍稍遮住了他清秀的眉眼,“请进,审神者大人。”
          
           “啊,不用叫我大人也可以的。”

          
           夏目点了点头和他道谢,内心则感到了疑惑。不对劲,这里的一切,包括眼前的那个孩子,都不太对劲。虽心有顾忌,但夏目还是沉下了目光,随着五虎退走了进去。
          
          
           “退,那位是?”

          
           在长廊的转角处,穿着白大褂类似于医生的少年走了出来。他的脸上有着浅浅的擦伤,但他丝毫不在意似的推了推眼睛,一双冷静地眼眸直直的扫向了这边。

          
           “这位大人是狐之助带来暂时打理这边的,药研哥。”五虎退对着药研轻轻笑了笑。
          
          
           “原来如此。有劳您了,大人。”药研点了点头,看向夏目,“既然如此,能请您同我去个地方吗。”
          
          
           “好的。”话说这也没有其他选择吧。夏目用余光看了眼猫咪老师,发现对方正眯着眼睛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看似这一切都很正常一样。
          
          
          
           夏目跟在他身后,不时看向两边记住沿途的标志性物体。不过...这个成为本丸的地方,还真大啊。
          
          
           “到了。”
          
          
           药研在角落的房间前停了下来,顿了顿,伸手推开了门。
          
          
           那一瞬间,夏目感到有滔天的血气扑面而来。他咽了口唾沫,指尖微微有些颤抖——映入眼帘的是一群受伤了的青年,或是坐着或是半躺在地上,紧闭着眼睛连呼吸都听起来格外沉重。
          
          
           “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之前的主人,在安排了三个队伍出阵后便回到了现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于是受伤了的刀剑男士没有得到及时的手入,就成了这副模样。”
          
           “这么说,药研你脸上的伤也是如此?”

          
           “啊,我的话...这点儿小伤根本算不了什么。只不过那天的战役格外惨重,出阵的那些刀剑们都受到了挺重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