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栖厝

└刀剑乱舞┐ 那个名叫夏目的少年.01


 
*注.本篇为刀剑乱舞×夏目友人帐.
*中短篇,温暖日常风.
*OOC有,私设有,不喜勿入.

      夏目贵志感觉自己最近似乎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缠上了,而这大概并非是错觉。

     
      要说这其中的因果,要追溯到一个周前。一如往常在小树林里被妖怪追着跑的夏目好不容易甩掉了那只无脸怪,却又被脚下不知名的物体绊倒在地。

     
      “什、什么啊,原来是狐狸吗?”

     
      待他定睛一看,才缓缓松了口气脱力一般的坐在地上,随后便注意到那只狐狸的前爪被夹子夹住了。
     

      “啊,请等一下,我马上就放你出来。”

     
      那只狐狸的耳朵抖了抖,在夏目凑近时又动了动湿润的小鼻子轻轻嗅了嗅,随后便安定下来,只是那黑溜溜的小眼睛转了两转,不知道是想了些什么。

     
      “您能看到我吗?”

     
      “嗯?”

     
       夏目一愣,低头看向那只狐狸。狐狸能开口说话的话就代表着......

     
      “你是妖怪吗?”

     
      “不,在下狐之助,姑且算是时之政府派去辅助审神者的助手。”

     
      “审神者..?”

     
      “呀,您能看到我,却不知道这个吗?”狐之助眯着眼睛舔了舔被解救出来的爪子,随后又不紧不慢的晃了晃尾巴。

     
      “......我的确是不清楚。”夏目的动作顿了顿,后不着痕迹的眯起眼睛警惕起来。

     
      “审神者就是——”

     
      “Natsume——”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从不远处的草丛中跳出一直猫直直的扑向夏目。三色花猫似乎是非常生气的举起软乎乎的小爪子狠狠的向名为“Natsume”的少年发起进攻。

     
      “傻货!一不留神你又不见了!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还说我呢猫咪老师!你有好好履行身为‘保镖’的职责吗!?”

     
      “哼哼..我只是...等等,”猫咪老师用爪子推了推夏目的脸,“这个奇怪的生物是什么?”

     
      “在下狐之助,姑且算是时之政府派去辅助审神者的助手。”狐之助认真的重复了一遍,然后抬起头来仔细的瞧这夏目:“原来您就是夏目大人,我听这一带的妖怪提起过您。您身上似乎有非常强大的灵力。”
     

      “是吗。”

     
      “如此,在下有一事相求......”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塔子阿姨拿着锅铲前来迎接,微微笑着的模样在夕阳下看起来更加温柔了。

     
      看到这样的笑容,夏目嘴角边的弧度更加柔和。他轻轻点了点头做出回应后就走上二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哇啊!狐之助你怎么在这里!”

     
      .......

      盘腿坐在自己房间里的少年微微蹙眉,满脸无奈之情的瞧着端正的坐在自己面前的小狐狸。哦,这当然不是曾与夏目邂逅过的那只可爱的小狐狸。这么一想...似乎是有一段时间没见到那个家伙了呢。
          
          
           “夏目大人,夏目大人...!”

          
           等夏目回过神儿,眼前那只狐狸已经踱着步子来到他身前,一直前爪搭在他膝盖上稍稍凑了过来。
          

           “啊...抱歉,”夏目低头看着它,“稍稍走神儿了。”
          

           “关于那件事,您考虑的怎么样?”

          
           夏目想起了那天狐之助详细的给他解释了本丸,付丧神,时间溯行军与审神者。只不过......这听起来比妖怪还要玄幻。

       “我没有义务去帮你吧?”

       “可是…那个本丸,或许只有您这样拥有强大灵力的人才能接手了啊!”

          
           他叹了口气,这些天狐之助都会过来拜访,有时脸上不时地流露出焦躁的神情。夏目抬起手来揉了揉自己脑侧的头发,经过多天的心理斗争与狐之助的软磨硬泡,他才点了点头。

          
           “先带我去看看那里吧,不过要先等猫咪老师回来。”

          
           “…还有。事先说好,我不会马上和你签订契约的。”

          ………………

          “话说,真的是这里吗?”

          
           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透过天空中布满的层层乌云像清泉一样缓缓的沉淀下来,那晶亮的淡黄色在这稍显沉闷的空气下看起来温柔极了,连带着石阶两旁的枯萎的树木都带上几分生机。

                 
           “蠢货,又去多管闲事。”

           猫咪老师转过头来快跑两步绕道夏目身后,随后来了一个信仰之跃跳上他的肩膀处,两只小爪子紧紧抓住夏目的衣服,那双显得有些喜感的弯弯眼也眯了起来。

           夏目抬头四处打量了下,入眼可见的是长满青苔的石阶,与两旁被破坏了的或是枯萎了的树木。他叹了口气,从刚刚开始胸口就有些闷闷的——但他却没有感受到丝毫妖怪的气息。

          
           也不知是走了多久,在狐之助引领下终于是来到了落座于丛林深处的大宅门前。红木雕刻成的大门也有了些年份,夏目伸手试着推了推那扇大门,随着他的动作落下了些许灰尘。
          
          
           “哼,还真是个破旧的地方。”
          
          
           “猫咪老师...”
          
          
           正当夏目刚想开口说什么之际,大门不知何时被人打开了。夏目稍稍睁大了眼睛,仿佛是即将看到妖怪般紧张的心情。
          
          
           “诶,人类...?”
          
          
           探出头来的小小少年看清来人后身子往后缩了缩,抱紧怀中的小老虎抬头看向夏目:“您,您是...?”
          
          
           “您好,我是...”
          
          
           还没等夏目说完,狐之助率先走向前走:“五虎退阁下,这位是新来的实习审神者,暂时打理此处。”
          
          
           “啊...是,是这样吗..”那名为五虎退的小小少年顿了一下,不由得低下了头,额前有些长的刘海稍稍遮住了他清秀的眉眼,“请进,审神者大人。”
          
           “啊,不用叫我大人也可以的。”

          
           夏目点了点头和他道谢,内心则感到了疑惑。不对劲,这里的一切,包括眼前的那个孩子,都不太对劲。虽心有顾忌,但夏目还是沉下了目光,随着五虎退走了进去。
          
          
           “退,那位是?”

          
           在长廊的转角处,穿着白大褂类似于医生的少年走了出来。他的脸上有着浅浅的擦伤,但他丝毫不在意似的推了推眼睛,一双冷静地眼眸直直的扫向了这边。

          
           “这位大人是狐之助带来暂时打理这边的,药研哥。”五虎退对着药研轻轻笑了笑。
          
          
           “原来如此。有劳您了,大人。”药研点了点头,看向夏目,“既然如此,能请您同我去个地方吗。”
          
          
           “好的。”话说这也没有其他选择吧。夏目用余光看了眼猫咪老师,发现对方正眯着眼睛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看似这一切都很正常一样。
          
          
          
           夏目跟在他身后,不时看向两边记住沿途的标志性物体。不过...这个成为本丸的地方,还真大啊。
          
          
           “到了。”
          
          
           药研在角落的房间前停了下来,顿了顿,伸手推开了门。
          
          
           那一瞬间,夏目感到有滔天的血气扑面而来。他咽了口唾沫,指尖微微有些颤抖——映入眼帘的是一群受伤了的青年,或是坐着或是半躺在地上,紧闭着眼睛连呼吸都听起来格外沉重。
          
          
           “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之前的主人,在安排了三个队伍出阵后便回到了现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于是受伤了的刀剑男士没有得到及时的手入,就成了这副模样。”
          
           “这么说,药研你脸上的伤也是如此?”

          
           “啊,我的话...这点儿小伤根本算不了什么。只不过那天的战役格外惨重,出阵的那些刀剑们都受到了挺重的伤。”

          
    

评论(15)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