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栖厝

└刀剑乱舞┐ 那个名叫夏目的少年.02


*注.本篇为刀剑乱舞×夏目友人帐.
*中短篇,温暖日常风.
*OOC有,私设有,不喜勿入.


      “我知道了,我会帮忙的。只不过,手入是...?”
     

      夏目看着猫咪老师慢悠悠的挪着步子走到其中一位男性身边轻轻嗅了嗅,随即扭过头来回到夏目身边。

     
      “...这个,请您跟着我的步骤走吧。”
     

      “好的。”
     

      夏目跪坐在软垫上,接过药研递过来的刀剑。他左手紧握刀柄,垂下眸来细细打量手中这把刀。刀身上布满了令人触目惊心的裂痕,边缘处也有了清晰的磨损。夏目接过丁子油,在药研的指引下试着注入自己的意念与所谓的灵力,与此同时加快了手上的修复动作。虽说不过熟练,但还算是勉强过关。
     

      “呼、终于全部都修完了啊...!”放下最后一把刀时夏目活动了下有些酸痛的手腕,还没抬头去看那些完好如初的扶桑神们便在他们的目光下打起了怵。
     

      “看来各位大人是没事了。”药研推了推眼睛,仿佛洞察到夏目稍显局促的内心,便开口打破了这有些诡异的气氛,“一期哥,这位是狐之助带来的审神者,暂时打理此处。”
     

      “暂时...?”一期一振不着痕迹的轻轻蹙眉随即又舒展开来,蜜色眼眸里一派平静,仿佛盛满了清晨如蜂蜜般晶亮的阳光。他站起身来,脊背挺的笔直,恭恭敬敬的朝夏目行了个礼:“原来如此,真是多谢您了,审神者大人。我名一期一振,是粟田口吉光打造的唯一一把太刀,藤四郎们是我的弟弟,还请您多多关照。”
     

      “不用叫我大人啊,我叫夏目贵志,你们叫我夏目就可以了。”被多次称呼为大人的夏目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颊,略一弯眸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我这边才是,请您多多关照了。”
     

      “还真是...随随便便就把名字说出来了呢。”坐在角落里一身纯白色的付丧神带着几分笑意开口,夏目寻声望了过去,便看到对方狡黠的眨了眨金色的眼睛露出了如孩童般恶作剧的笑容:“看样子,这是真名吧?”
     

      “......是的。”
     

      “....哈,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狐之助难道没有告诉你,不要轻易的把名字告诉付丧神吗?”
     

      “.....”夏目的呼吸一滞,狐之助的确没有告诉他这一点。他迅速的平静下来,看向同自己搭话的那位付丧神,昏暗室内仅余从半掩着的门透过来的几分光亮,那人下颌到脖颈的线条在变幻光影下一览无余。夏目顿了顿,斟酌着如何开口:“请问,告诉你们真名的话,会怎么样?”
     

      “会被神隐哦,说不定你会被我们其中的那个人带走,从此你就与现世绝缘了。”
     

      “......!还请不要......”
     

      未等夏目把话说完,猫咪老师往前跃了一步挡在夏目身前。它抓了抓猫须后眯起了眼睛:“我劝你们不要这么做,这家伙的灵力足够强大,可不是能被你们随便神隐的,何况——他是我的猎物!”
     

      “猫咪老师......”听到这话,夏目才放下了心。是啊,他的生活不会被所谓的付丧神干扰,因为现世还有他重要的家人, 朋友以及那近在眼前的未来等待着他。
     

      “哦呀哦呀...”另一位付丧神开口道:“还真是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嗯?”猫咪老师和夏目一同望向开口说话的人,之间他半张脸被长长的额发挡住,只留下一直眸子带着笑意打量着夏目他们。笑面青江单手称下下巴,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夏目君身边跟着的那只猫,恐怕是妖吧?”

     
      “什么?你小子能够感知出来,还不赖嘛。”猫咪老师晃了晃尾巴,对于身份被戳穿的事实并不感到慌张:“所以呢?”
     

      “呵呵呵呵......毕竟我也是斩杀过女鬼的,这点儿程度.....”笑面青江低了低头,拿起本体的刀剑站了起来,笑着看向猫咪老师:“要和我试试吗?”
     

      “......哼。”猫咪老师压低了身子,随即在一声巨响中变成了自己原本的真实模样。由于收到房屋的限制,他也只是弓起了脊背,屈起四肢将夏目包围起来后,萤绿色双眸里迸发出杀意:“虽说刀不能吃,但我可以弄碎你,所以你不妨和我试试!”
     

      “猫咪老师!”夏目开口试图阻止。
     

      “喔,这真的很神奇啊。”
      “兄长!”
     

      又是两道陌生的声音。
     

      夏目转过头,看见倚着门框一脸新奇的表情看过来的付丧神。
     

      “巧了,我曾砍掉过茨木童子的一只胳膊...也想试试看呢,能不能砍掉这只狗狗的。”
      “兄长...!”
     

      “停下吧,这场闹剧唷。”就在这紧张气氛一触即发之时,温润又有些低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小乌丸站起身来,目光平静的扫视屋内众人:“吾辈的孩子哟,现在可不是吵闹的时候啊。”
     

      “言之有理。”三日月在一旁,微微笑着附和。
     

      既然两位地位较高的人都开口了,他们还能说些什么呢?何况一开始也不过是试探而已,笑面青江也并非想把事儿闹大。只是髭切这家伙,突然来掺和一脚..。
     

      “收手吧,猫咪老师。”
     

      斑看了夏目一眼,后幻化成原本的招财猫形象。
     
      “啊、出现了...刚刚的那只猫咪!”五虎退在一旁抱着小老虎小声说道,刚刚那剑拔弩张的气氛可把他吓得不轻,此时额头上还覆着一层薄薄的汗。他说话的声音虽小,却还是被夏目听了个一清二楚。
     

      “诶?”夏目侧过身来低头看向那个乖乖巧巧的小男孩:“你们刚刚没有看到猫咪老师吗?”
     

      “啊...并没有。”五虎退带有些歉意的说道:“实际上,只能勉强看到个影子,刚刚的强风什么的,也有感受到哦。”
     

      “看来...”髭切摸了摸下巴,又笑眯眯的看向数珠丸,仿佛刚刚那紧张的气氛完全不存在一样:“哟,数珠丸,你有看到刚刚那只大狗狗吗?”
     

      名为数珠丸的付丧神点了点头。
     

      “弟弟丸呢?也能看到吧?”
     

      “是的,兄长。”
     

      “果然。”笑面青江点了点头:“看来只有这些神刀,或者是与妖魔鬼怪有过交集的刀才能看到呢。”
     

      “无妨。”三日月拂袖,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这并不妨碍我们与审神者的交流。”
     

      “所以,劝你们不要动歪心思了,何况夏目还没和那只臭狐狸签订契约呢!”猫咪老师站起来两只小爪子叉着腰看起来厉害极了,它挥了挥小爪子:“他可是我的猎物!是我的!”
     

      “真是的,猫咪老师...”夏目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俯下身来双手举起那只很有分量的小猫将它抱在了怀里,随后又朝屋内的各位鞠了一躬:“总之,十分抱歉,刚刚我家的蠢猫做出了失礼的举动。”
     

      “你说什么——夏目你这个蠢货!笨蛋!”
     

      “哈哈哈,无妨无妨...小猫咪也不过是护主心切。”三日月依旧笑着说道。
      “人类之子啊,能够有如此忠心的宠物相随,你大概也是值得信赖的人类吧。”小乌丸抿了抿唇。

     
       “什么!?我才不是宠物!我是他的保镖!这小子才是我的仆人…噗!”猫咪老师得到了夏目的友情破颜拳。

      “所以说,刚刚到底看到了什么啊?鹤可是睁大了眼睛也还是什么都没看到,连惊吓都没有了,真没劲。”

     
      “啊。”药研愣了愣,随即看向夏目:“忘记介绍他们了,方才说话的三人依次是三日月宗近,小乌丸,鹤丸国永。”
     

      “笑面青江,数珠丸恒次,以及那两位从刚开始就没说过话的山姥切国广,大俱利伽罗还有江雪左文字。”
     

      “唔...。”夏目贵志皱了皱眉,四周环视了一下尚且能够对号入座,于是他舒了口气看向药研:“我明白了,多谢你了。”
     

      “那么,髭切殿下突然到来此处,为了何事?”
     

      “是烛台切哦,他感到了灵力波动便拜托我过来看一看,果不其然,你们都好了呢。”
     

      鹤丸国永站起身来拍了拍灰尘,然后像想到什么似的抬头看向髭切:“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今天应该是你的马当番吧?”
     

      “嗯?那种东西我不记得哦?只是被烛台切拜托过来看看情况呢。”
     

      “......”众刃表示,我还能说什么呢.jpg

评论(1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