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栖厝

└刀剑乱舞┐ 那个名叫夏目的少年.04


*注.本篇为刀剑乱舞×夏目友人帐.
*中短篇,温暖日常风.
*OOC有,私设有,不喜勿入.

“退君,该起床了。”

清晨的阳光温温和和的,越过日式和门照耀到深蓝色的被子上.五虎退将自己严严实实的裹在被子里,只露出毛绒绒的小半个脑袋.夏目此时颇有些不知所措的跪在床铺上,倾身悄悄凑近过去,心里别扭了一阵儿,才开口试探性的唤道小老虎的名字.

这是夏目成为「审神者」的一个星期后.毕竟夏目与现世有更多的联系,在现世有着学业,朋友,家人…以及他可以回去、呆在那里的家.自然他只是在双休日或空闲时才过来探望他们是否平安无事.

夏目本就是一副温温和和的性子,又很好说话的样子,再加上这是前任审神者——玲子的外孙,众多刀男对他的疑心便少了些.短刀们更是喜欢缠着夏目,想要听他讲讲故事.顺带一提,被髭切无意中说出口的“喔,审神者大人超厉害的,那么大的妖怪都能听从于呢…”这句话,让本丸里的刀剑男士们都知道了夏目辛苦隐藏着的他能看到妖怪的秘密.

实际上,即便是他不说,刀剑男士们也有所察觉——夏目所注入的并非单纯的灵力,与其说为灵力,不如称之为妖力,但意外的是,这股妖力又充满着灵性,十分单纯。

“这样可不行,主君,这样叫不醒小退的哟!”乱藤四郎从夏目身后突然冒出来,双手背在身后带着一副明媚笑靥.

“是啊,大将。”药研推了推眼睛,向前走去一把掀开了五虎退的被子:“我来给您做示范吧!”接着又开始扒床单。

“……”←这是一脸服气的夏目。

然后夏目看到,五虎退哼哼唧唧的缓缓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显然一副还未睡醒的模样。刚刚睁开眼睛,便看到了夏目有些赧然的摸了摸脸颊。

“噫…!!主、主公大人…!!”←这是一脸惊慌加害羞了的五虎退。

“哈哈,小退可是我们兄弟中最赖床的一个噢!要想叫醒他就必须扯掉他的床单呢!”乱藤四郎在一旁笑嘻嘻的解释道。

“这样…。”夏目明白后笑了笑:“那么,退君快些洗漱吃早餐去吧。”

“要快点哦!主君可是答应过我们要和我们一起玩捉迷藏呢!”

“真的吗…!好、好的我马上就去…!!!”

然后夏目就见识到了短刀的机动如何强悍.。

吃完早饭后,夏目被小短刀们围住,在进行猜拳后决定了由今剑当“鬼”。

“说来,今天怎么没见到那只小猫咪?”正寻找藏身之处的夏目在拐角处遇到了笑面青江,笑面青江抱着胳膊倚着柱子,语气颇有些漫不经心.

“猫咪老师啊…说不定又去哪里喝酒鬼混了。”夏目有些无奈的回答后便说了一句“失陪了”后跑向仓库处。

本丸很大,自然是有很多躲藏之处。但在有限的时间里找到可靠的藏身之处,对于初来本丸的夏目而言可并非简单之事。而且看着短刀的机动与侦查,当“鬼”的那一方在他们看来也是很容易的。

此时离夏目最近的地方便是仓库,他推开落有灰尘的门,嘴角蔓延上一个温煦弧度。因为他未曾感受过与这么多人一起玩游戏的感觉,即便对于现在十六七岁的少年而言,捉迷藏实在是小孩子的游戏,也让夏目感到十分开心。

“这么多箱子啊,难道都是玲子之前留下来的吗?”夏目一脚越过一个箱子,有些好奇的四处张望着……

“找到你了、找到你了…!!!”

细小的尖锐的声音突然从不知名的角落里响起.

“夏目!把友人帐交给我…!!”

随着这细小的声音在耳边放大,身后仓库的门突然有关闭之势,最终停留于一个虚掩着的程度,堪堪射进几分光。

夏目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额前细碎的刘海也被冷汗打湿。他喉头微动,下意识伸手护住腰间盛有友人帐的腰间包。侧耳细细听着声音来源。

——找到了!

夏目得知声源后猛一侧头,就被一双白森森的只剩下骨头的手狠狠握住了脖子。夏目扬起下颌长大了嘴巴,颇有些艰难的呼吸着。他努力平复下心情,打量着面前容貌可怕的妖怪—左半边脸的脸皮被剥夺,骨架上附着的黏糊糊的肉带着血丝,一双大眼睛带着充血的杀意。

“快…放、手…!”

猫咪老师、这个时候跑到哪里去了啊!?夏目忍不住在心里抱怨了起来,但脖颈上加大的力度让他无暇顾及太多。他咬紧牙关握紧右拳狠狠的揍向妖怪右半边脸的眼上:“不是让你放手了吗…!!?”

趁着妖怪被松开他的间隙,他也来不及顾得身体状况,变推开仓库门逃跑。

“哎——大将,马上就要到时间了,您要去哪里?”信浓从草丛处探出头来轻声提醒道。

只是夏目来不及回答他,只是一味的想要甩掉那个妖怪。

太大意了。夏目皱紧眉头。按理说,玲子设的结界应该是非常强的,这个本丸应该不会有妖魔鬼怪侵扰才对——

莫非,是他们的到来注入了新的力量,打破了原本就支撑不了多久的结界?

意识到这点的夏目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订到树干上。

“噗咳…!”巨大的冲击让他现在都有些脑袋发蒙,还没等他做出反抗,刀起刀落,妖怪就被谁一刀劈了下去。

“哦呀哦呀,还真是个容易被缠住的麻烦的孩子呢,主殿。”

笑面青江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的笑容,眸底却泛着凛冽的光——只是这光在看到夏目时便柔和下去。他甩去刀上乌黑的血迹,形态优雅的将刀手于刀鞘。

夏目显然未从这场慌乱中闪过神,不禁因为被妖怪追赶的原因,更因为他第一次亲眼看到刀剑男士们战斗的姿态——哪怕只有一瞬。

“大将!没事吧!”
“主君…还好吗?”
“真是吓死我了,主君没事吧?”

随后赶来的短刀们的你一言我一语稍稍平复了夏目的心情,只是他的脸依旧是苍白毫无血色,唇角扯出的笑容也带着勉强。

“我看到大将慌乱的跑走就觉得事情不太对,并且我能感受到不好的气息以及大将的慌乱…于是就去找了笑面先生。”

信浓和后藤弓下腰一左一右的把夏目扶起来后,信浓这样笑了。

“还好我叫的比较及时呢!如果大将受伤了的话,兄弟们会很自责的!”












评论(10)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