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栖厝

└刀剑乱舞┐ 那个名叫夏目的少年.05

*注.本篇为刀剑乱舞×夏目友人帐.
*中短篇,温暖日常风.
*OOC有,私设有,不喜勿入.

*
“…呐呐,大将。”跟在夏目身边的信浓问出了其他短刀的疑问: “莫非大将您…能看到妖怪吗?毕竟那种东西似乎只有笑面先生等一行才能看得见呢。”

“…我…”夏目突然间不知如何解释,只是握紧双拳又松开,压抑下紧促的呼吸后试图蒙混过关。

“……”
“抱歉啊,大将,我们并没有为难您的意思。”一旁的药研推了推眼睛,有些抱歉的笑了笑。

“是、是的…那个,很抱歉…因为缠着主人陪我们玩游戏所以…所以才让主人遇到那种事。十分抱歉…!”抱紧小老虎的五虎退苍白着一张脸紧紧咬住下唇,发红的眼角带着摇摇欲坠的泪珠,似乎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似的。夏目一愣,随即半蹲下身来轻轻抚摸五虎腿那软乎乎的奶白色头发,露出了温温和和笑容:“没关系的,腿,不要哭,我已经习惯这种事情了…而且,说实话,我很开心能够和你们一起玩游戏。”

“…主殿。”不知何时赶来的一期带着些忧虑的表情,微微躬身,“很抱歉,我家弟弟们给您添麻烦了。”

“不,完全不要紧的…。”见兄长道歉,其他短刀们也你一言我一语的表示歉意。从未遇到这种情况的夏目一时慌了神,但很快舒缓了无措的眉眼,笑了笑说,“不怪你们,这是我自己的问题…而且,和你们在一起玩,我真的很开心。”毕竟这样的游戏在我小时候都是不能够尽兴玩耍的啊…。

“…您不介意就太好了,而且这也不能算是您的问题…”一期似乎是回想起什么似的,有些欲言又止,想了想措辞后认真的说道,“主殿,以后不论遇到什么麻烦,我等必全力以赴的帮助您。”

“…好的。谢谢你们。”夏目屈指轻轻磨损脸颊,原本有些缓和下来的气氛又因一期的话语而变得严肃起来,让夏目彻底不知如何是好。

“好了,主殿,请随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烛台切还有大家已经在等着您了。”

*
在烛台切做的美味可口的午饭的安抚之下,夏目原本慌乱的心平静下来。午后和煦温暖的风将窗前系着的风铃吹拂,洒落一片清脆的声响。

“啊,茶梗竖起来了呢。”

夏目收回飘忽的思绪,将视线移到坐在一旁的莺丸身上。莺丸看着清香茶面,弯起唇角露出一抹浅笑,带着柔和的气息,“这可是好运的迹象哦。”

“啊…是这样啊。”指腹轻轻磨损精致的茶杯杯壁,夏目跟着扯起一抹苍白的笑容。…完蛋了,刚来这里就暴露…他们肯定也有所怀疑了吧。应该和他们坦白比较好?…可是这样会让他们担心吧,更糟糕的是这或许也会牵连他们,给这原本平和的本丸带来灾祸也说不定——

“主殿。”莺丸轻抿了口茶水,视线不偏不倚的撞入夏目的眼底。他的嗓音本来就足够柔和,或许是阅过无数历史后的沉淀,他的话语有着让夏目安定下来的力量,“无需顾及太多。既然你是我们现在的主人,我们就会信任你,所以也请你相信着我们。”

“是呢。”话音刚落,抱着手臂的笑面青江从柱子后面显现出来,他的嘴角依旧挂着若有若无的神秘笑容,缓缓踱步到夏目身边:“说来,我是这个本丸的第一把胁差,也是来的比较早的刀剑了。今天的事情倒是让我想起了我的前代主人…也就是您的外婆,她在接手这个本丸时也招惹过不少麻烦呢。”

“…十分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这一番话无疑让夏目耸拉下肩膀,双手捧着茶杯至于膝上,一脸黑线的僵笑着。

“呵呵呵…那些事情我多少了解一些,毕竟我可是斩杀过妖怪的刀,还是能看得见一些的。虽然前主人是独立强势又不服输的人,偶尔有些迷糊记性差,但确确实实在乎着我们本丸刀剑的感受,是个温柔的人呢。”

“……”是啊,他虽然对祖母的了解少之又少,但自从接手友人帐之后便能从梦中或是其他妖怪的回忆中了解玲子这位强大的女性。按照笑面青江的说法来看,这个本丸里的刀剑多多少少都会了解到玲子的特别之处…吗。但要他亲口说出来,还是有些顾忌。

“你们在聊什么呢…嗝。”在夏目有所犹豫之时,猫咪老师踏着小短腿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还不忘打了个令人难以忽视的响嗝。

“猫、咪、老、师!”夏目顿时黑了脸,压低声音竟生出几分低气压:“你跑去哪里了,刚刚我可是遇到了…呃!难道你又去偷吃了吗?你这个肥汤圆猫!”

“你说什么…!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鬼,”猫咪老师以后退支撑着圆滚滚的身体,一只前爪掐着腰,另一只小爪子晃了晃,“我出去巡视了一下这座本丸所处的环境,在这周围布下保护罩…你居然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可恶的夏目!”

“可是看你这模样一定是去哪里偷吃了吧!”

“嘛,嘛…这个…”猫咪老师顿时放下两只前爪,趴在地上缩成一团,有些汗颜,“毕竟巡视完毕就饿了嘛…”

“…喔——很可疑啊。”

“你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啊,臭小子!!还有你在这里吃过午饭有提前告知塔子阿姨吗?她一定会很担心你的!!”

……
“糟糕,我忘了…!!”夏目如梦初醒,顾不得什么礼仪便将茶水一饮而尽,向莺丸他们道谢并解释一番后便揪着猫咪老师的后颈飞奔出门,完全无视猫咪老师扑腾的小短腿与抗拒之音。

“哎呀呀,这还真是…”看着少年慌慌张张的身影,莺丸露出了似乎是无奈的笑容,“也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呢,似乎和玲子有着共性…”

“那还真是有趣。”髭切整理了下衣领又抚平衣角褶皱,从阴影处走出来之后望着夏目离去的足迹,“之前的事情我们听笑面说过了,大体情况我们也掌握的差不多。”

“如何?是令人放心的孩子吗。”

“…嘛,三日月那边倒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不过他一直如此…”
“初步来看,算是合格吧…而且藤四郎家的孩子们倒是挺喜欢的。”

*

距离再次拜访本丸也过去一个多星期了,回到现世的夏目的生活再次步入正常轨迹,这一度让他怀疑之前的经历不过是一场梦境,但时常前来报信的狐之助提醒他并非如此。

林中新叶酝酿幽静,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淡黄色如蜂蜜般的阳光透过枝桠间的空隙,将叶间织下的蜘蛛网照耀的闪闪发亮。

“嗯?那个是…”夏目走进,才看清那蛛网上竟困住一只青蛙。并没有多想,夏目抬起手,两指张合便剪断了蛛丝,看着青蛙回到自然。

“……!”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