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栖厝

一个梦。
仅仅是一个梦,就不打tag了。

我有睡午觉的习惯,而且是闹钟也不一定能叫醒的类型。今天下午定了五个闹钟,就陷入睡梦中。

那还是拂晓时分,头顶天空的深蓝色和极远处的藤黄的交界线上泛着灰色。烟雨迷离的小巷是我从未到达过的地方,也只能出现在梦里了。

空气中浸透着静谧,一些墨绿的青苔粘在墙角,我不记得是何缘故,被两位女性带到小巷角落,我记不清她们的面容,但能感到非常强的压迫感,以至于被亲吻时我都带着莫名的抗拒。她们捧住我的脸颊抚摸我,我能清楚的感受柔软但冰冷的唇瓣在我唇角游走。

角落里的阴冷感愈发强烈,身体后倾,手肘往后挣扎,想要逃离此处,但却无所适从。我感到身临淬火之境,身心体会到如履薄冰的紧绷感。渐渐加深的窒息感在我的胸腔处蔓延开来,如被潮水蔓延,让我的呼吸不畅。

救救我,我这么想着。

我现在面对的并非潮湿的吻,而是身临一潭深水。
我没有听到闹钟铃声,但是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握住了我的手腕,一把将我从小巷中、从溺水的状态中拽了出来。

我定睛,看到了一小截绑着绷带的手臂;我抬头,看到他也回头看着我,他在笑,鸢色的眼睛却不带什么笑意,我甚至看到他眼底的阴翳。驼色的风衣被风吹拂起来,他握紧了我的手腕,带着我往前走。

太阳出来了。
我轻轻唤他,太宰先生。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