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栖厝

「刀剑乱舞」花与吻.(短)


💐 物吉贞宗の场合.

雨线密集,敲打屋檐发出低沉温暖的弦音。你趴在桌上面朝摊开了的公文,原本持在手中的笔现在也胡乱扔在一旁。对于已经批改了一个下午的文件的你来说,现在着实是感到了烦倦。

“主公大人!”

属于物吉贞宗温润又清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你没什么精神的“嗯?”的一声后才道:“物吉吗…请进。”

有着少年模样的胁差推开房门后,入眼的便是他那张时常带着温和笑容的脸颊。有水滴顺着他柔软的奶金色头发渐渐滑落,打湿了些并不算宽阔的肩膀。他将双手背在身后,稍稍倾身向前。

“主公大人,”物吉贞宗的声音里多了几分疑惑,“是在为什么事烦扰着吗?”

“诶?…什么,看得出来吗?”你从臂弯中抬起头来有些惊讶的说道。

“这是当然得唷!虽然主公大人平日也常是一副懒散的模样…但现在明显是不同于往常喔。”

“…诶?”

“主公大人,笑容最先!”他将食指抵在唇边,带起点唇角笑容温煦。

“嗯、嗯…。”你看着他的笑容,愣愣的点了点头。

——怎么说呢,这孩子。看到他就会让你的心也不自觉变得柔软起来。这么想着,你的唇角也蔓延上一个不大却明显的弧度。看到你的笑容后,他似乎变得更开心了些。

物吉贞宗走近了些,俯下身来将藏在背后的持着一朵雏菊另一只手递到你面前来:“这是院里绽放的第一朵雏菊,恰好看见了,就想摘来带给主君大人您了。”

白色的花瓣上尚停留着几滴晶莹的露水,物吉贞宗将它别为你的发侧后垂下眼帘来细细打量着。

“物吉?”

他摸了摸鼻尖笑了笑,说了句“抱歉,失礼了喔,主公大人!”便捧住你的脸颊,轻轻吻上别在你发间那朵雏菊,距离近的你尚能感受到少年温热的呼吸。

“幸运加成!接下来,我所带来的幸运一定会驱除烦扰主公大人的一切的!”

💐 加州清光の场合.

…玫红色的唇蜜吗,颜色是不是过于鲜艳了啊。

你屈膝坐在榻榻米上,将下巴抵在怀中抱着的柔软抱枕,咬着指甲打量着托在手心里一小盒的唇蜜。

“主-人-?”

加州清光拖长了的声线被特意染上了甜腻的颜色,他单手撑着门框,殷红的漂亮眼眸略一弯起,便带起了些妖冶的感觉.

“啊,有什么事吗,清光?”

“到没什么事,只是想趁着大家出阵的空当来找主人撒娇嘛。”他走进来后盘腿坐在一旁的软垫上,撑着一侧脸颊看向你手中的唇蜜:“喔…那是主人新买来的吗?”

你点了点头,有些困扰地对他笑了笑:“只不过这颜色过于艳丽了…感觉不太适合我呢。”

“唔…”清光盯着你的脸看了看,随后便笑了起来:“偶尔试一下不同的风格也不错嘛!”

“诶…这样吗…?”

“来吧主人,我会把你打扮的超可爱的哦?”他于你身边坐下后拿过你手上的小盒子,探入手指抹了些玫红,另一只手说是挑起你的下巴.

你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清光微凉的指腹细细描绘着你的唇形,将唇蜜抹匀后他拿起一旁的镜子来:“感觉如何呢,主人?”

“果然,还是有些太过鲜艳了。”

“诶——既然这样,”他狡黠的眯了眯渐渐变暗眼眸,凑过身来将温凉唇瓣贴了上去.你睁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微启唇齿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他得了时机,柔软的舌撬开你的齿关探入了温暖的口腔.

与他外在可爱的形象不符的是,他的亲吻意外的带着些侵略性.他的舌叶极其灵活的扫过你口腔的每一角落,随后又挑起了你的舌引导着你进行这场潮湿的吻.

“唔…”你感到晕晕乎乎的,不由得伸手攀上了他的肩膀.

加州清光适时的结束了这个吻,他扶住你的肩膀垂眸看着你湿漉漉的唇瓣:“现在的颜色——主人是否喜欢?”

“……”

——jphgfdx清光你从哪儿学来的这招啊!!

💐 大和守安定の场合.

“此次出阵,希望你能带上这个.”

有阳光从瓦蓝的天壁倾泻而出,飞鸟掠过,流云浮动.你微微仰头看向面前穿着蓝色羽织的人,将手递至他面前,摊开的手心里是你亲手缝制的护身符,里面自然是盛有御守的.

“给我…没问题吗?”有着少年模样的付丧神迟疑片刻,一双澄澈的蓝色眼眸直直的看向你,使你猝不及防的于他视线相交.

“没、没问题啦!就因为是大和守君所以才…!”

糟糕,话说快了,完全没经过大脑。你顿了顿,随即感到几分赧然,只好抿着唇垂下头来看着手心里的护身符.以深蓝为底色,上面还绣了两只浅蓝色的灵蝶.

这是你第一次做手工活,缝制完成后还担心老半天它会不会被嫌弃.对方罕见的沉默片刻后,才拿去你手心里的护身符,顺带着握住了你的手腕。

“…诶?”

大和守安定只不过比你好了十公分,平日瞧他也是清瘦的模样,待他指节分明的手握住你的手腕时你却莫名感受到一股力量.

“手指,有好几处伤口呢.”

“……”糟糕、只想着在他出阵前把护身符交给他,却忘记了掩饰啊…!!

“是为了给我缝制它而弄伤了自己的手指吗?”

“…是、是的.”事到如今说谎也没用了,你只好支支吾吾的承认。

“…这样.”他将你的手递至唇边亲吻着,又在你诧异的目光下缓缓扬起了唇角,连眸底里也溢满了笑意.你可以感受到他湿滑的舌尖轻轻扫过你的指尖,刻意发出了黏腻的水声.

你感到你脸颊的温度愈来愈高.

他低声笑了笑,声线却温和纯净:“谢谢,我很开心.”

评论(14)

热度(63)